通姦,包二奶
目前位置 > 首頁 > 文章分享

一個婚姻暴力受害者的來信

網氏電子報 網氏讀者

  我是一個為婚姻暴力所苦的受害者,我不知如何脫離此一困境。與他相識是因人的介紹,那時他看見我就好像似曾相識的感覺,但說真的,我只抱著做朋友的心態,認識不到三個月,他就要訂婚,當時家人反對,並覺太快了,由於我沒交過男的朋友,太單純了,才會與他結婚。

  婚後兩個月,他就為了小事,而把我撞得腦震盪,那是為了冷凍包子的事情,因包子龜裂,而遷怒於我,當時整個額頭至鼻上方都腫脹且出血,眼睛也出血,我不明白他為何會有如此的舉動,當時沒有就醫,也不知道是腦震盪,兩個月後,一直嘔吐,頭暈眩又痛,真是痛苦,很想撞牆,那時看了醫生,醫生又誤診為耳朵引起的暈眩,介紹我到台北的和平醫院就診,一段日子以後,情況沒有好轉,後來到長庚醫院,醫師診斷說是腦震盪,他說我們頭裡面的腦像豆腐一樣,不能隨便碰撞,腦是非常脆弱的,是經不起任何外力。

  他事後也沒有覺得做錯事,還是常常為了細故打我頭部並全身,記得有一次,差點把我眼睛打瞎了,又有一次把我的耳膜打破了又出血,我變成了聽不到任何聲音,還把我的胸椎打的塌陷三節,還有我的腰部及大腿、膝蓋打的滿身是傷,他的行為真是令人害怕,簡直是魔鬼,不只是徒手還拿掃帚及椅子打我,每每我都不能掙脫,因為他的力氣很大,又常把我抓得緊緊的,抓過的地方沒有一處不是瘀青,可見力量多大,他完全沒有後悔的心態。

  在最後一次,他又打我了,我的牙床都被打歪了,又掐了我的脖子,我心裡真是痛苦萬分,那時,打完後,剛好有一友人來訪,按了電鈴,沒人回應,但那位友人不死心,因為他看到了我們樓上燈火通明,終於我先生下去開門,那時我也下樓去,那位友人看到我嚇了一跳,因為我的傷痕累累,我先生還向他承認是他打我的,那位友人堅持送我就醫,但是好幾家醫院診所不敢收我,那時一位小姐說,你的傷勢嚴重,應該到長庚去,到了長庚的急診室,醫生要我留院觀察,因為怕我的呼吸道受阻,有生命危險,我住了三天在醫院觀察,我的頭部外傷,頭又痛又暈,怎麼睡也睡不覺,牙床歪掉,吃東西都會流出來,脖子又痛吞嚥困難,真是痛苦,全身都是碰不得,但看著他還是一樣的沒有悔改之心。

  那一天晚上他有回家一趟,剛好我的妹妹打電話要找我,但他跟妹妹說我已經睡了,我的妹妹覺得不對勁,我一向很晚睡,他一直沒有告訴我的家人,想一直的瞞下去,連那位友人也急著與他聯絡,要知我的情況,但他也不跟他聯絡,從此那位友人對他的看法改觀了,我出院後向那位友人謝謝,那位友人有點不高興,原來早已耳聞此事,現親眼見到,沒想到他是凶暴的人。

  我一直沒有告訴父母親,我怕他們耽憂,又想讓他能夠真正的從心裡悔改,所以一直容忍他,現在想想真是太傻了,如今我已回到娘家療傷養病,但傷得太重,因為都是舊傷加上新傷,好幾次都快喪掉性命從鬼門關來回,回來以後,我已經死心了,決定與他離婚,所以請求法院判決。

  在地方法院時,他二次都沒有出庭,第二次請了他的朋友,但那位朋友甚麼都不知,當時讓法官覺得可笑,由於我有證人以及醫院診斷書,地方法院判了我勝訴。他不服氣,又上訴至高等法院,但始終是我勝,他又再次上訴,他非常狡猾,打人還說沒打,又說那些傷勢是我自殘的,你說可笑不可笑,我沒想到他會說謊話又做假見證,他也恐嚇證人,使證人非常的生氣,我終於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如今這個官司尚未結束,因他喜歡上訴,不願離婚,我的身體尚未完全恢復,我不知該如何過生活,我好想找個工作,但不知若面試者問我結婚了沒,我該如何告訴他呢?我覺得有點傷腦筋。

  在婚後,我找了一份醫院的工作,但他打電話去回絕,一直不讓我去工作,在我們結婚那天,他的父親因中風住院,所以我們倆到醫院住,照顧他的父親,之後他父親出院後回南部,他的姊姊們為他父親找了一家療養院,住了沒多久,他的姊姊與姊夫要把父親往我們家送,讓我們照顧,他的父親雖然中風了,但還很色,我有點害怕,因為我餵他吃飯,他看見我穿短褲,還對我毛手毛腳,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。

  他會動手打我,是因他從小看他父親打他母親,他有一位大哥、五位姊姊,他是老么,他的姊姊中有人精神不太正常,哥哥又因強姦罪判入獄,出獄後又犯錯,所以又入獄,沒有結婚,當時在交往時沒有發覺,他也沒有訴說,結了婚以後才知道,也許人太單純了,沒有去瞭解清楚,他也沒有生氣過,表現得讓人看不出來,婚後兩個月就把他的本性爆發出來了。我從沒想到這樣的事會臨到我的身上,為何結了婚以後就不順心,這是我從沒遇過的事,我的求學求職一直很順利,但結了婚以後就變了,那段時間跟社會脫節太久,以致現在想踏入社會,心裡有點怕怕的,我沒有勇氣去面試,我知道沒有人能幫助我,我只能靠自己,我也不可能一輩子都靠父母親,我的弟妹將來也會有自己的家庭。

  我從沒跟人說過我的婚姻,現在很高興有這麼一個網站,能定時收到資訊,希望與我同樣是婚暴的受害者,能勇敢的向外求助,因為自己不站出來,沒有人知道,沒有人能幫助你,不要存著太大的希望,以為對方會改過不犯,這是很難的,只會讓對方更變本加厲的傷害你,茲將我所經歷的說出來讓大家知道,我已看開了,不再心痛,只求我的判決能早日有結果。未來的路我要活得更有意義,不讓我的父母親傷痛。

  祝大家有個健康的身體,快樂的生活。

返回上一頁